欢迎光临中国语商网口才培训www.chineselq.com口才培训服务热线:400-0088-440将本站添加收藏设为首页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首页>主持>播音主持

播音主持的自选文章

作者:中国语商网 来源:中国语商网 发布时间:2011-10-29 点击:1149
演讲训练营2

 

本文来自中国语商网,为您提供最完善的演讲培训口才培训。详情查看>>

播音主持的自选文章

 

        我们驱车前往王宫旅馆,放下行李,预订了“南方快车”夜班的卧铺票,走进
旅馆的酒吧间去喝鸡尾酒。我们坐在酒吧柜前的高脚凳上,看酒吧侍者用一个镀镍
大调酒器调制马丁尼鸡尾酒。
    “真奇怪,你一到大旅馆的酒吧间里,就有种了不起的高雅的感觉,”我说。
    “当今,只有酒吧侍者和赛马骑师还是彬彬有礼的。”
    “不管怎么粗俗的旅馆,酒吧间总是很高雅的。”
    “很怪。”
    “酒吧侍者总是很有风度。”
    “你知道,”勃莱特说,“这是真的。他只有十九岁,想不到吧?”
    我们碰了碰并排摆在酒吧柜上的两个酒杯。酒杯冰凉,外面结着水珠。挂着窗
帘的窗户外面却是马德里的酷暑。
    “我喜欢在马丁尼酒里加只橄榄,”我对酒吧侍者说。
    “您说得对,先生。来了。”
    “谢谢。”
    “您知道,我应该事先问您的。”
    侍者走到酒吧柜的另一头,这样就听不到我们的谈话了。马丁尼酒杯搁在木制
柜台上,勃莱特凑上去喝了一口。她然后端起酒杯。喝了一口以后,她的手不哆嗦
了,能稳当地端起酒杯。
    “好酒。这酒吧间不错吧?”
    “凡是酒吧间都不错。”
    “你知道,起初我都不信。他生在一九0五年。那时候,我已经在巴黎上学了。
你想想看。”
    “你凭什么要我想这事呢?”
    “别装傻啦。请位夫人吃杯酒好吗?”
    “给我们再来两杯马丁尼。”
    “还是刚才的那种,先生?”
    “那两杯酒非常可口。”勃莱特对他微微一笑。
    “谢谢您,夫人。”
    “好,祝你健康,”勃莱特说。
    “祝你健康!”
    “你知道,”勃莱特说,“在我之前,他只和两个女人来往过。过去除了斗牛,
他对别的从不感兴趣。”
    “他来日方长。”“我不明白。他眼里只有我。什么节日活动,都不在意。”
“哦,只有你。”“是的。只有我。”“我还以为你不再提这件事了呢。”“有什
么法子?”“别说了,把它锁在你的心坎里吧!”
    “我只不过转弯抹角地提一下罢了。你知道,我心里感到怪舒坦的,杰克。”
    “本该如此,”
    “你知道,决心不做坏女人使我感到很舒坦。”
    “是的。”
    “这种做人的准则多少可以取代上帝。”
    “有些人信上帝,”我说。“为数不少哩。”
    “上帝和我从来没有什么缘分。”
    “我们要不要再来两杯马了尼酒?”
    侍者又调制了两杯马丁尼洒,倒进两个干净杯子。
    “我们到哪儿吃饭去?”我问勃莱特。酒吧间里很凉快,从窗子里可以感到外
面很热。
    “就在这儿?”勃莱特问。
    “在旅馆里太没意思。你知道一家叫博廷的饭店吗?”我问侍者。
    “知道,先生。要不要我给您抄张地址?”
    “谢谢你了。”
    我们在博廷饭店楼上用餐。这是世界上最佳餐厅之一。我们吃烤乳猪,喝里奥
哈酒。勃莱特没有吃多少。她向来吃不了许多。我饱餐了一顿,喝了三瓶里奥哈酒。
    “你觉得怎么样,杰克?”勃莱特问。“我的上帝!你这顿饭吃了多少啊!”
“我感觉很好。你要来道甜点心吗?”“哟,不要。”勃莱特抽着烟。
    “你喜欢吃,是不是?”她说。
    “是的,”我说。“我喜欢做很多事情。”
    “你喜欢做什么?”
    “哦,”我说,“我喜欢做很多事情,你要来道甜点心吗?”
    “你问过我一次了,”勃莱特说。
    “对,”我说。“我问过了。我们再来一瓶里奥哈酒吧!”
    “这酒很好。”
    “你没有喝多少,”我说。
    “我喝了不少。你没留神就是。”
    “我们再要两瓶吧,”我说。酒送来了。我在自己的杯子里倒了一点儿,然后
给勃莱特倒了一杯,最后把我自己的杯子倒满。我们碰杯。
    “祝你健康!”勃莱特说。我干了一杯,又倒了一杯。勃莱特伸手按在我胳臂
上。
    “别喝醉了,杰克,”她说。“你用不着喝醉啊。”
    “你怎么知道?”
    “别这样,”她说。“你的一切都会顺利的。”
    “我不想喝醉,”我说。“我只不过在喝一点儿葡萄酒。我喜欢喝。”
    “别喝醉了,”她说。“杰克,别喝醉酒。”
    “想坐车去兜凤吗?”我说。“想不想在城里兜一圈?”
    “好,”勃莱特说。“我还没有观光过马德里。我应该看看去。”
    “我把这喝了,”我说。
    我们下楼,穿过楼下餐厅来到街上。一位侍者去雇车了。天气炎热、晴朗。大
街的一头有一小片有树木草地的广场,出租汽车就停在那里。一辆汽车沿街开来,
侍者的上半身探出在一边的车窗外。我给了他小费,吩咐司机朝什么地方开,然后
上车在勃莱特身边坐下。汽车沿街开去。我靠后坐稳。勃莱特挪身紧靠着我。我们
紧紧偎依着坐在一起。我用一条胳臂搂住她,她舒适地靠在我身上。天气酷热,阳
光普照,房屋白得刺眼,我们拐上大马路。
    “唉,杰克,”勃莱特说,“我们要能在一起该多好。”前面,有个穿着卡其
制服的骑警在指挥交通。他举起警棍。车子突然慢下来,使勃莱特紧偎在我身上。
“是啊,”我说。“这么想想不也很好吗?”

演讲训练营
郑重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个人观点,与“中国语商网”无关。本站仅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进行转载,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 <b>铁齿铜牙训练营</b>
  • 铁齿铜牙训练营